說到馬超,熟悉三國歷史或是標準的蜀國控,想必對這位「青年」將領充滿許多的想像空間吧?我們先來看看三國演義是怎麼寫這個西涼將軍的。

  《第五八回‧馬孟起興兵雪恨 曹阿瞞割鬚棄袍》:「馬超生得面如傅粉,純若抹硃;腰細膀寬,聲雄力猛;白袍銀鎧,手執長槍,立馬陣前。

  這一段我就不翻譯了,不然會讓他顯得有一點像唇紅齒白的小白臉,大概的形象是像下面的圖這樣:

2748

  這個帥氣的將軍被稱作「錦馬超」,不僅有一張漂亮的 Face ,更有能與燕人張飛一較高下的武藝,在渭水畔還殺得曹操倉皇逃跑,完全就是一副有臉蛋的超級戰將樣,在許多人看來,馬超根本就是一位擁有趙雲的「臉」和關羽的「武」、張飛的「狂」兼於一身的主角級人物,這樣的將領最後竟然投奔蜀國,這無疑是劉備方獲得的一份大禮,但最後為什麼好像到了蜀國後就沒戲了,也沒看到他救樊城,也沒看到他跟著去伐吳?

  一方面,馬超的年壽有限,事實上他也只活了46歲,並不算太高壽,來不及發揮就離開人世了;另一方面,還是老問題,遊戲的造神運動相當的成功。

  我們來看看正史中的馬超是怎樣的一個人物:

  依據《三國志》和《典略》的記載,馬超是漢朝扶風的茂陵人,他是名將馬援的後代(馬援即是說過:「男兒要當死于邊野,以馬革裹尸還葬耳,何能臥床上在兒女子手中邪?」那位東漢名將)。

  父親馬騰和其友人韓遂是在董卓率領西涼軍進京後,在西涼割據一方的軍閥,後來在初平三年(獻帝的年號)時,兩人一同歸順了朝廷(這裡所謂的朝廷並非漢廷,實際上就是曹操),朝廷因此任命兩人官位,後來他們還幫助過朝廷(曹操)平定關中等地的叛亂,算是國家的忠臣。

  寫到這裡我們要先釐清一件事,在歷史上你可以同情弱者,但你不能因為過於同情而曲解歷史,不管曹操的居心為何,他奉立獻帝懷有多少的鬼胎,他最後是否實際掌握漢朝的大權,你都不能否定他所侍奉的確實是漢朝的天子,漢獻帝的朝廷縱使幾乎惟曹操是問,那你也頂多能罵他「跋扈」、「囂張」,卻不容輕易的抹煞他的存在。

  現在我們提到曹操政權都會稱其曹魏,曹操的軍隊則會稱作魏軍、曹軍,但如果你穿越時空回到當年,你會發現所謂的曹操軍,一直到曹丕篡漢之前,他們的旗號永遠都是寫著「漢」,因為他們就是代表天子的軍隊、天子的朝廷,只是實際上是聽命於大權在握的丞相而已。

  因此相對而言,你在故事中、遊戲中碰到和曹操作對的種種諸侯,對當時的百姓而言,他們才叫作「叛」,他們才是所謂的地方軍閥、非正統,只不過身在亂世也沒有什麼選擇,誰能保你安樂誰就是你的主子,但是我們必須認清的是,不管你接不接受,曹操軍所代表的就是正統的「漢」,這也是當初曹操一定要挾天子的目的,因為他就代表著正統。

  扯得有點遠了,回歸正題。

  馬超的父親馬騰平亂有功,但是後來他和老搭擋韓遂卻鬧翻了,《三國志》中記載:「後騰與韓遂不和,求還京畿。於是徵為衛尉,以超為偏將軍,封都亭侯,領騰部曲。」意思就是馬騰最後逃歸京城,尋求朝廷的庇護,而朝廷也因此封他為衛尉,並任命他的長子馬超為偏將軍,繼續統領馬騰留在西涼的舊部。

  受三國演義影響,大家都知道馬超會起來反抗曹操,都是因為曹操為了奪取西涼因而殺了馬騰,馬超一怒之下於是盡率西涼兵反,威震天下,堪稱豪氣萬千的官逼民反劇本;但我們看看史書上的記載,馬超在獲得官位後做了什麼?

  《三國志‧蜀書‧關張馬黃趙傳》:「超既統眾,遂與韓遂合從,及楊秋﹑李堪﹑成宜等相結,進軍至潼關。

  首先,馬超的父親是和韓遂鬧翻才逃歸京師,但是馬超獲得封賞和認可後的第一件事,就是和他父親的對頭韓遂合作,並和一干西涼將領結合,領著西涼兵浩浩蕩蕩的進軍潼關,潼關何處?長安邊防是也,這不妙哉,朝廷收容你的父親,你反倒聯合自己父親的對頭來襲擊朝廷,這不是存心要當一個奪權的不孝子?

  更何況演義中演得你是為報父仇才興兵伐曹,結果實際上卻是父親和一門親人都還在朝廷中,你就迫不及待的舉起反抗大旗殺向長安,這不是逼朝廷把你全家滿門抄斬?何來的義舉之師之有?

ma_feature

  接著在演義中相當威風的馬超戰曹操,在史實上又是何種面貌?

  「曹公與遂、超單馬會語,超負其多力,陰欲突前捉曹公,曹公左右將許褚瞋目盻之,超乃不敢動。曹公用賈詡謀,離間超、遂,更相猜疑,軍以大敗。

  到了戰場上後,曹操輕騎到陣前和韓遂和馬超喊話,馬超自認為自己武勇過人,打算突襲抓走來談和的曹操,結果看到曹操身邊跟著一位虎將許禇,不時瞋目瞪著他,因此而不敢有所動作,談和失敗後曹操與西涼軍展開交戰,採用賈詡所獻的分化之策,離間韓、馬二人,結果兩部人馬猜疑之下,西涼軍很輕易的被「漢」軍給擊潰。

  這下我們又曉得了馬超和韓遂的同志關係相當薄弱,只要稍加挑撥就會出問題,也顯示他當初和韓遂的聯手是出於一時的情勢,並非仔細縝密計畫過的行動。

63OKj6ZNlxrLgWYvFbGNKg
龍山寺內的馬超戰許禇

  而在被曹操殺敗逃回西涼的馬超接著做了什麼?「殺涼州刺史韋康,據冀城,有其眾。超自稱征西將軍,領并州牧,督涼州軍事。

  他擅自殺了涼州刺史,並且占領其城,還自稱為征西將軍,兼領并州牧,一手掌握涼州的大小事務。請注意他剛剛被官軍所打敗,這會兒回到西涼還幹下連他老子都不敢做的事情,殺州牧、自封官位,然後還兼領到別的州去當州牧,這種種的號稱都讓我們想起三國初期群雄割據時代,大家都喜歡「自稱」是州牧,自己就封為將軍、三公,一直等到曹操拱一個真正的「朝廷」出來,這些軍閥才逐漸收斂(或者正確來說,是被曹操給討平了)。

  馬超這樣的舉動只會讓我們證明,他不想幹漢朝的官,他想和劉備、孫權一樣當個暫據一方的土霸主,你們可以割據江東和荊州,我馬超當然也可以割據涼州。

  只不過,馬超既沒有劉備的城府和機心(以及一票虎將),也沒有孫權久立江東的家業和名聲,有得只是一股自己的野心,因此他在涼州的政權極不穩固。

  「康故吏民楊阜﹑姜敘﹑梁寬﹑趙衢等,合謀擊超。阜﹑敘起於鹵城,超出攻之,不能下;寬﹑衢閉冀城門,超不得入。進退狼狽,乃奔漢中依張魯。

  簡單的說,馬超剛剛建立的政權很快就就被當地的民豪和韋康的舊部給推翻了,瞬間變成無家可歸的他無處可去(總不可能此時又跑去找曹操說他要歸順朝廷吧),因此只得出逃漢中,去投奔當時在漢中相當有勢力的五斗米教主張魯。

  張魯是個奇特又不簡單的宗教教主,他同時具備軍閥和宗教領袖的特色,在歷史上大概只有日本的本願寺顯如可以和他比擬,他能夠在混亂的三國中占據軍事地位相當重要的漢中那麼久,自然有他的一番道理,當馬超這個叛國又叛親的「虎將」前來降他時,漢中政權的左右即上告:「有人若此不愛其親,焉能愛人?」。

  翻譯成白話就是:「這人連親人都可以背叛,你還指望他會幫你?」,也因此馬超在漢中的日子過得並不快活,因此在《三國志》中記載他「魯不足與計事,內懷於邑」(張魯從不和他相談大事,因此他心懷鬱悶的待在漢中)。

022016865

  但再怎麼說,張魯總算是收留了一個「叛國賊」,雖然天高皇帝遠,曹操一時間也管不到漢中來(此時北方有變),但這也算是馬超走投無路時抓到的一根救命稻草,不與你議事至少沒有出賣你或是逼你離開,你安安穩穩的待著就好,偏偏我們西涼戰將馬超不是這樣的人,他很快又下了決定。

  「聞先主圍劉璋於成都,密書請降。

  聽到荊州軍團劉備正把劉璋圍在成都之中,他大喜過望的「密書」請降,打算拍拍屁股投奔劉備去尋找更大的「揮灑」空間,至於這個揮灑,看到這邊,你還會認為是向曹操報仇雪恨這種事嗎?

  《典略》中記載他最後的出逃是:「魯將楊白等欲害其能,超遂從武都逃入氐中,轉奔往蜀。是歲建安十九年也。」,意思是張魯手下的部將決定要對馬超不利,因此馬超匆匆的從漢中逃離,因而轉入蜀中,為何好端端的被冷落的客將會突然被張魯部將所害?對照《三國志》中的「密書請降」,想來這一切自然不言而喻。

  但是馬超雖然有野心,他的武勇還是相當出名的,手下剽悍的西涼兵也是天下聞名,劉備得到他的襄助絕對是利多於弊,而且擅於用人、適人,奸詐狡猾程度不在曹操之下的劉備,斷無被馬超算計的道理,他自然有把握能夠「利用」這位虎將到底,因此在《三國志》中記載以下文字:

  「先主遣人迎超,超將兵徑到城下。城中震怖,璋即稽首。

  劉備很快的派人去迎接馬超,並且讓馬超和西涼軍出現在成都城下,因此成都為之震驚,劉璋立刻決定投降。

  馬超的武勇還是值得讚賞的,畢竟在正史之中,劉備能夠拿下益州的「最後兩根稻草」,除了昨天講過的簡雍之外,就是拜馬超的「威名」所賜,連《典略》中亦有以下記載:

  「備聞超至,喜曰:『我得益州矣。』乃使人止超,而潛以兵資之。超到,令引軍屯城北,超至未一旬而成都潰。

  劉備聽到馬超到來,大喜過望的說道:「這下我們要得到益州了。」立刻派人前往迎接,並且暗中給予他一部分的兵馬,而讓他一到益州就馬上能屯兵在成都的城下,讓益州兵馬為之震動,馬超人剛到不到十天,成都就已經潰敗投降。光聽到名字和看到軍隊就讓益州軍感覺勝利無望,馬超這態勢是不是有遊戲中「人中呂布」的架勢呢?

  事實上,他和呂布還真的是很像的兩個人,兩人都是擅長騎射的武將,而且都以武勇之名名揚天下,而兩人也數度易主、是反反覆覆的「三姓家奴」,相信我寫到這裡已經有不少馬超的粉絲崩潰了,但這故事還沒結束......

IMAG1245204724694632

  馬超剛加入劉備陣營時,他一定沒想過要當劉備的部下,至少他看到自己在成都攻防戰中竟有那麼大的效用,他一定也對自己增加了不少信心,並且獨居奪益州的第一功。

  《山陽公載記》記載一段故事:「超因見備待之厚,與備言,常呼備字,關羽怒,請殺之。備曰:『人窮來歸我,卿等怒,以呼我字故而殺之,何以示於天下也!』

  簡單翻譯一下,馬超來到益州後看到劉備對他態度不錯,因此常常直呼他的名諱,這讓關羽相當的不滿,希望劉備能夠下令殺掉馬超,但劉備卻說:「這人已經到了山窮水盡的地步才來歸降我,你們就因為他直呼我名字這種小事就要殺他,要怎麼杜天下悠悠之口?」

  「張飛曰:『如是,當示之以禮。』明日大會,請超入,羽﹑飛並杖刀立直,超顧坐席,不見羽、飛,見其直也,乃大驚,遂一不復呼備字。明日歎曰:『我今乃知其所以敗。為呼人主字,幾為關羽﹑張飛所殺。』自後乃尊事備。

  張飛因此而說:「既然這樣,那至少我們得告訴他禮節為何。」於是隔一日後在馬超入室晉見劉備時,關羽和張飛乃持刀站立在劉備之側,馬超最初沒有發現兩人還自顧自的坐下,結果發現兩位蜀漢老將都恭敬的站在一旁,才因此而大驚,從此之後不敢在直呼劉備的名諱,並且對人歎言:「我今天才知道為什麼我會淪落到現況,為了我直呼劉備的名諱,我差點就要被關羽和張飛所殺。」從此後對劉備愈加恭敬。

  這個故事的可信度不高,因為當時關羽應當在鎮守荊州,不大可能為了此事而跑來劉備的左右,不過這個故事也稍可看出在當時人的眼中,馬超是一個什麼個性的人物。

20080718110110587

  前面不斷提到劉備是一個善於用人、識人的君主,他沒道理看不出來馬超的狼子野心,這個人就和過去在徐州和自己過招過的呂布一般,都不是久居人臣的將領,要不就是趁早除之,要不就是將他束之高閣,終身絕不重用他,而很顯然的劉備選擇的是後者。

  從甫一入荊州起,劉備就很快的冠給馬超相當多漂亮的名號,最早是平西將軍,並督臨沮(這個官位很好笑,臨沮在湖北省,當時根本就在曹操的掌控之下,劉備讓他去管轄這個地方很明顯是象徵大過於實際),後來劉備稱漢中王後,將馬超官拜左將軍,假節(但是沒有實際兵權,甚至連打漢中都沒他的份),爾後劉備在等了一輩子才終於等到的稱帝,他把馬超遷職為驃騎將軍,並讓他領涼州牧(很棒,官愈來愈大了,但涼州是誰的?魏國的)。

  劉備很聰明,讓馬超在蜀漢政權中坐足冷板凳,既別想統兵也別想問政,就乖乖的聽封當神主牌就好,對外還可以打出「連武勇似馬超者都歸降我蜀漢,天下英雄還不來歸?」這樣的宣傳口號,簡直是吃盡馬超的豆腐,而又讓這位已經走投無路的虎將無法有所動作。

  在劉備稱帝的兩年後,馬超就病死了,我們無從得知他生得是什麼病,但一般相信他是憂鬱成疾,崇拜他的人當然可以美化說他是「復仇無望而積憤成疾」,但在我看來,他有(篡奪)志難伸,又被劉備用一些華麗又吃不到的官位給餵得飽飽的,不心悶才有鬼。

  馬超在死前曾上疏給劉備,內容如下:

  「臣門宗二百餘口,為孟德所誅略盡,惟有從弟岱,當為微宗血食之繼,深託陛下,餘無復言。

  翻譯:臣家中兩百餘口人丁都被曹操(這邊很妙,原文中他又直呼曹操的字諱了,其實我認為這是馬超始終自命甚高的一種象徵)所誅殺,一門中僅剩我的從弟馬岱,這已是我馬家最後的血脈宗親,我將他深託給陛下,其他的事務我已別無所求。

  其實這疏說得道理很明顯,我馬超被你冷落這麼多年,我也知道原因是你要我「馬超」這塊牌子,但是現在我要死了,以後沒有這塊牌子可以用,我並不奢望你還保我一門榮華富貴依舊,但至少我家中唯一的血脈至親,望你好好珍待他,不要因我不在人世而迫害於他,使我一門無後,其他的事情我也不求了。

  馬超死後,蜀國風光的為他上了很多抬頭,「追諡超曰威侯,子承嗣。岱位至平北將軍,進爵陳倉侯。超女配安平王理。

  劉備追封他侯位,並且幫他上了一個很耐人尋味的諡號叫;「威」,我們是否可以看成其意為你馬超只有「威」能嚇唬人而已?而馬超的兒子延續他的嗣位,他特別上疏力保的族弟馬岱則升任一個平北將軍,並封他為陳倉侯(陳倉誰的?當然魏國的,不然之後諸葛亮怎麼會苦戰郝昭?這又是一樣的「看得到吃不到」技倆),在劉備有生之年也讓馬氏一族繼續坐冷板凳。

  劉備到底還是個會演戲的仁德之君,他作戲絕對是作足全套的,終其一生他都不曾再對馬超家中下過什麼毒手,好好維護這塊「錦馬超」的牌子一直到現代,讓眾人都還是深信這位所謂的「五虎大將」是蜀國的棟樑,殊不知對蜀國而言,他終究只是一根華而不實、充數的柱子。

  當然,最後蜀國在劉備死後實在太缺人才了(原因當然和諸葛亮用人的方式有關,這是後話暫且壓下),只好把西涼軍最後的將軍馬岱都給請出來當第一線將領,這就是劉備所不能預料到的了......

  最後,我們要來看看正史中,《三國志》作者陳壽,是怎麼評價馬超的:

  「馬超阻戎負勇,以覆其族,惜哉!能因窮致泰,不猶愈乎!

  一樣翻譯一下,馬超擁有可以阻擋戎夷異族的武勇,但是他的武勇也害他的族人因此而傾覆,這是相當可惜的事情,若是他能放棄名利和野心,不去追逐私欲(自立為王),不就可以保全一切了嗎?





  馬超究竟是英俊瀟灑、為報父仇而癡狂的血性漢子「錦馬超」;

  還是不顧家人親情,萬者皆可拋的野心家「三姓家奴」,

  

  相信各位心中自有一把尺。





文:泰瑞克斯
圖片來源:網路
參考資料:《三國志》、《三國演義》

更多三國文章請至此:糙米蟲的歷史書簡
歡迎光臨:糙米蟲與世界的狂想曲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糙米蟲與世界的狂想曲

泰瑞克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1) 人氣()


留言列表 (21)

發表留言
  • scimonster
  • 寫得很詳細,謝謝提供關於馬超的正史觀點。
  • 感謝您的支持,有這樣的留言真是支持我繼續為文的動力 Q_Q
    歡迎常來研究討論!

    泰瑞克斯 於 2012/09/07 01:25 回覆

  • frodosu
  • 我玩真三最愛用馬超, 因為一出來就有馬實在很吸引人。
    但隨著年紀的增長,發現演義與正史之間有許多出入,
    兩者對照看來,其實就有如看待事情一樣,有許多的面向。
    三國最吸引人的地方,莫過於這些面向之間的討論了~
  • 確實,在虛虛實實間還是有那麼多精彩的故事,而三國又是登場人物之眾、天下戰事之亂的極致,同一時間登場那麼多旗鼓相當的英雄人物,真的是歷史少見的時代,確實值得大家討論!

    泰瑞克斯 於 2012/09/23 23:55 回覆

  • guest
  • 正史也是人寫的 野史也是人寫的
    就看你喜歡誰偏袒誰而已
    在人人都有"機會"的軍閥年代
    相信有企圖心的人都想賭一把
    賭贏賭輸而已
  • 您說的沒錯,其實小弟一介草民是沒有什麼資格去針砭那些歷史人物的,主要的想法還是想要傳達在現在「過於浮誇」的遊戲與電視劇泫染之下,很多的朋友對於正史的人物形象開始有些模糊,因此才會寫下這麼多篇的拙文,當然為史的態度本來就是「成王敗寇」,因此您所說的觀點我也非常贊同。

    泰瑞克斯 於 2014/02/04 10:13 回覆

  • 黑貓
  • 原來馬超始終只得到了二獎
  • 其實也不算二獎啦,如果從他得以在蜀國安享一段寧靜歲月的話,也是有種塞翁失馬、焉知非福的感覺。

    泰瑞克斯 於 2014/02/04 10:14 回覆

  • 訪客
  • 三國就像近代的北洋軍閥跟國民軍閥之間的惡鬥
    國民黨多少人也是軍閥出身,也想要獲得一席之位
    更不遑論三國,亂世之中,大家都想要權力
    馬援,這名字在西涼或是北方的民族都是有一定的威望
    所以劉備之所以任用馬超算是精打細算
    至於三姓家奴之名,在亂世之中是常見的行為
    說實在的,多少名將也是投靠多人,之後才找到能夠發揮實力的地方
    漢初的韓信 魏的張遼,賈詡
    多少人都被儒家偽忠欺瞞
    不過你的論證是很好,給人耳目一新的感覺
  • 確實,其實三姓家奴這個說法只是一種概稱,有更多的問題可以被探討,諸如小弟過去也曾寫過、在民間聲望極高的趙雲,過去也是數度更換他的主君,但是為何投靠劉玄德就是「曉以大義」、呂布和馬超數度易主就是「三姓家奴」呢?這也是很值得我輩去思考的一個點......

    泰瑞克斯 於 2014/02/04 10:16 回覆

  • pzpzpz999
  • 看了這篇文章我只覺得可笑 看了內容 我更是覺得...
    首先我覺得可能發這文章的人明明中文不是很濫的感覺 三姓家奴這個詞 讓我雞婆解釋一下? 呂布原姓呂 他先後又拜了丁原 董卓為義父但是都先後背叛 也就是說他拜了之後等同先後有改姓丁和董 如同劉備收寇封一樣而改為劉封一樣 樓上還有人說耳目一新 現在大家都沒讀書嗎?標題就是一個愚蠢的開頭了...
    讓人更覺得可笑的是 三國人物其實全都做古了 已經不存在這世界上的人物 其實我們對她們的認識都只來自於一些記載 那麼記載妳能說沒做假和缺漏的可能嗎? 馬超有野心是正確的 但是他害家族滅亡後 他並不像呂布一樣絲毫沒有感覺阿 去查一下就知道 他後來回想起自己過往因為野心而造成家破人亡 是有傷心到吐血的 妳們有想過馬騰死前或許馬超對他很孝順? 當然 這些沒記載 因為他們當時沒出名 而且歷史文獻不會記載家庭這種小事
    重點是什麼? 人無完人 討論做古的人不是不能 要在那亂想亂猜也不是不能 但是你要評論 就請拿出完整的內容 而不是斷章取義 或許有人剛想接觸三國 就因而被誤導呢? 馬超害家族滅亡確實不可取 但是他後來並不是沒有徹底的悔痛過 像妳這樣斷章取義故事只說部份來污衊一個名將 很無謂 也很愚蠢
    三國就是個歷史 現代人就是在玩 玩就玩 在那計較一堆有的沒的做什麼? 妳要說的話 妳說的那些妳欣賞的武將 我也可以用妳這種自我且不公的觀點來把他說成烏龜王八蛋阿 只是 何必呢? 玩的開心就好 妳要把個名將看差是妳的事情 同時也是妳的吃虧 但是發這樣的文章來誤導人同時又彰顯妳的文藝差 那妳不如叫大家google搜尋 看其他比較公正和有建設性及深度的內容 就連看基本的百科 都比妳這誤導文更好
  • 呃....您好,首先要感謝您的指教,不過小弟的為文態度在這個系列文的後面有篇文章大概有提及,如果您有興趣也願意撥冗觀看的話,再耽誤您一些時間前往討論了:http://terryex.pixnet.net/blog/post/38121959

    至於其他的想法,樓下的那位訪客大大已為小弟闡述清楚,這邊就不贅述了。

    泰瑞克斯 於 2014/02/04 10:18 回覆

  • 訪客
  • 樓上你認真了..又一個演義中毒
    三姓家奴典出 " 三國演義 " 張飛罵呂布是三姓家奴
    正史無呂布拜義父之說
    三姓家奴可引申為稱反復無常、不忠不義之人的貶損之辭
    你是真的有讀書還是遊戲玩太多?
    三國人物都作古了 你這麼激動護航想幫誰?
    我當然也相信人年紀有了 會對年輕時血氣方剛所做的事後悔萬分
    我也同意你說的無論正史野史都可能有所偏誤
    但撰史者只能節錄重點 人性刻畫更不用說
    不可能每個細節都記
    後人當然只能憑這些去評論
    評論的也只是這些前人留下的文獻中形容的人物
    白話一句:馬超跟你很熟嗎? 你這麼激動何必呢?

    其實我沒有生氣
    只是看到人家本文、留言都被你罵光了
    忍不住說幾句
    奉勸還是回去多看點書 少出來丟臉
  • 感謝您的緩頰,確實小弟對於正史的一些看法也和您相當接近.......

    泰瑞克斯 於 2014/02/04 10:19 回覆

  • 訪客
  • 另外提一下

    本文中忽略了馬超攻潼關的原因(或是導火線?)
    當時曹操為攻漢中張魯 不聽勸諫執意引兵經過涼州 才造成涼州軍閥起疑 聯合起兵

    另外西涼軍閥馬騰握有重兵 構成威脅
    馬騰與韓遂不合 投靠曹操 曹操當然不可能放過這機會 削弱西涼勢力 允其入京為官
    一方面即使不能使馬超來投 也能對其有警惕作用 (只是好像沒效果?
    曹操不聽勸 造成潼關之戰的發生 但說不定曹操是故意的
    "火鳳燎原"有一句說的好
    發計有三種,一是單向而發。 二是雙方互發。 第三種是融會貫通。
    (抱歉我入戲了XD
    解讀文章也是
    西涼各自擁兵自重 居心叵測 難說曹操早想除之後快
    以上純粹個人臆測 希望不會造成誤導(?
    不過我覺得現在三國題材的出版物這麼多 網路評論遍布各處
    會被誤導的終會被誤導
    不會被誤導的即使接觸了許多史料.訊息 相信仍能保有自己想法

  • 感謝您的補充,這一段這樣真的很清楚呢,而且關於您所提出的「會被誤導終會誤導、不會被誤導終究不會」也是心有所感呢.......

    泰瑞克斯 於 2014/02/04 10:24 回覆

  • 黑貓
  • 其實這篇讓人有另外思考的方向,實在不錯
  • 感謝您的賞識!

    泰瑞克斯 於 2014/02/04 10:28 回覆

  • hk670918
  • 寫的很詳盡, 內容也把演義和正史的差異解釋很清楚。
    很希望能再拜讀閣下對其他三國人物的作品!
    感謝
  • 您好哦,感謝您的鼓勵與支持,這個系列文章約莫是小弟在兩年多前所撰寫的,其他的文章都收錄在「糙米蟲的歷史書簡」這個分類之下,下列為相關的文章列表,再麻煩您移駕點評囉!
    http://terryex.pixnet.net/blog/category/list/1842835

    泰瑞克斯 於 2014/02/04 10:11 回覆

  • Ginola
  • 真是好文,他是典型的戲劇神格化人物,按照台灣教練的角度來看,就是帶衰、可是有能力的投手,可以吃局數、臨時上陣,但是無法當終結者、或者對日韓的時候先發XDD
  • Yau Ci Ci
  • 還可以應多作歷史研究,因尾段對本文有反駁之言,不可盡信,閱知無妨。
  • 小哈
  • 很貼切的解說 不過馬超的功勞也並非全無
    正因為他出生於西涼地區(還被遊戲加封為西涼戰神等等)
    深得羌、胡人心(楊阜)
    所以鎮壓羌人也是得靠他的"威"
  • 路人
  • 中懇好文。
  • VAVA
  • 看玩您的文章 有了些想法 我覺得劉備不敢用馬超是因為他在馬超身上看到呂布的影子 怕呂布奪徐州之事再重演才不敢重用 但也我相信他歸順劉備後 他的銳氣也喪進了 正史也提到過他打彭羕小報告 由此看來他是真的怕了 打算在蜀漢安享晚年 劉備應該知道馬超無二心
  • 明賢
  • 優秀,但想看"諸葛亮的用人"篇
  • 訪客
  • 比呂布還不成材 呂布至少還會自己找出路

    諸葛亮這禍國殃民的小人嘛 架空少主還寫出師表恐嚇少主呢
  • 馬後人
  • 因為曹操先暗誤傳馬騰已死迫他造反,結果馬超信而反曹而曹才殺其父,藉此迫馬超成為不忠不義之人,接着以塗抺書信行反諫計離間韓遂與馬超之聯合,使兩方內鬨.馬超攻入冀城血債血償,因為之前親眼見妻與子為梁寬得人殺害.馬超與曹操鬥了大半生,正因為有無比血海深仇,而劉備到收降馬超目的是以其仇曹氣勢來牽制曹操,馬超死前上疏云一家二百幾口被曹殺害之仇,表明其一生反曹原因.另一重點是馬家世代為漢朝外戚,馬皇后是一證,忠於漢室是事實.呂布出身卑下,又好色,貪財,不能與馬超相提並論.
  • = =
  • 樓上說的有考證嗎? 逼境以三國志來說並非如此。背父弒君 是當時對馬超的評價。而這故事版主以有說明。 我是看了 裴松之的烈女傳 對於王異的事蹟稍有了解。閣下的資訊出於何處?
  • 阿庚
  • 阻戎負勇的阻,不是阻擋的意思,那跟出自於春秋左氏傳"阻兵安忍"的阻同樣意思。

    是指''倚仗''的意思,意指當時跟韓遂ˋ楊秋ˋ梁興等人同盟,率領胡羌士兵攻打曹操這件事,最後才會搭配上以覆其族,惜哉。事實上馬家當時在西涼一帶相當有威望(主要是馬騰立下的基業),當時胡羌一帶大多也依附馬家ˋ韓遂等。

    負:憑藉,跟阻對仗。

    不猶愈乎則是來自於《左传.宣公十二年》裡面有提到,司馬光-資治通鑑唐紀四十一評價常袞的一段話也有。

    猶:還是,愈:更加ˋ勝過,乎:語助詞。

    整段話意思就是,馬超倚仗胡羌士兵,憑藉勇武,舉兵反抗曹操,最後卻導致全族覆滅,令人惋惜。然而後來能從窮困到發達(指兵敗後,從張魯投靠到劉備),不還是更勝之前嗎?(指興兵導致以覆其族這件事)。

    實際上陳壽這段話沒有讚美的意思,他也未必覺得惋惜,畢竟當時陳壽寫書的立場,很難幫馬超說話(馬超在陳壽的立場是反賊),甚至可能還認為要是不起兵,聽命於曹操,下場也不會這麼悽慘,反而有點指責的意味。

    再者整個潼關之戰,也是在曹操掌握之中,曹操當時會陷入危機也是故意吸引西涼聯軍,讓徐晃ˋ朱靈能趁機先渡過黃河,最後自己才跟許褚在渡河時,遭受突擊,但當這危機渡過,曹操便開始設伏兵,使用虛實之計,一下不答應要求,一下答應,配合離間計,然後一邊又等關中諸軍集結,一網打盡,不像演義講的,被打到割鬚棄袍。實則為馬超大敗。(而且馬超還是趁曹操不備,舉大軍入侵)。

    至於山陽公載記那段話很有問題,考慮曹操的性格及困境作戰經驗,以及河東郡杜畿管控的糧食問題(除非有辦法完全阻絕糧道,但誰先搶到地利都還不一定。),搭配史料矛盾,配合山陽公載記低可信度來講,本人認為曹操說過"馬兒不死,吾無葬地也",這句話可信度不高。

    至於馬超後來在兵數量佔了不少優勢下打冀城,卻打得那麼難看,以及歷城還是因為以為友軍回來才被他突襲成功。

    生涯早期打郭援主要功勞也是鍾繇跟龐德,馬超早早就中箭,只是還算勇猛有挺住。

    加上之後在不佔優勢,幾乎每戰必敗的情況下,馬超的確是被高估了。

    而楊阜對馬超的評價也要考慮到可能是害怕曹操因田銀ˋ蘇伯等人叛變,加上馬超剛兵敗,又把大軍帶回,以致於冀城空虛的情況下講的話(實際上楊阜的擔心完全印證),何況那也只是個人意見,不代表馬超有韓信之能。

    而諸葛亮評比他的那段話,根本是為了捧關老爺(關老爺當時又在鬧彆扭),重點不是馬超。

    何況諸葛亮除非對方有過錯,不然提到同僚大多客氣謙虛,例如他評比劉巴,劉巴是有才能,但難不成諸葛亮真的運籌帷幄不如劉巴?

    (諸葛亮是受到晉書可能採用到司馬氏曲筆的官方資料,因此才有諸多貶低,很多資料都可佐證晉書宣帝紀可信度低,實際上諸葛亮北伐,司馬懿吃憋吃很大。

    加上反演義風潮,以致於諸葛亮跟趙雲等人成為最被攻擊的對象,實際上諸葛亮沒有不培養後繼人才,蜀國後期人才也不少,更不是只會政治不會軍事或者北伐耗盡國力,去查一下諸葛亮傳跟通典能略知一二。而趙雲當然不是女人,也不是保鑣ˋ後勤人員,有駐守邊疆,早有獨統一軍經驗(益州之戰),北伐那次實際上是完成任務,更沒有不受重用的問題。)

    但馬超也不算差就是。

    當然,一定又會有人把陳某那套搞出來--史料不可盡信...
    (其實陳某自己在引用史料時也常出問題)。

    研究史料的人當然知道不可盡信,更比一般人了解史料哪部分可能出問題。

    不過假如在沒有證據之下不以史料為主,那還需要研究歷史?
    這樣根本顛覆了整個歷史的定義,憑空幻想意淫只會更差,盡信書不如無書,盡不信書也沒比較高尚,選擇性運用史料更不客觀。
  • 阿庚
  • 再者,別把考證學者當白痴,許多我們考慮過的問題,千百年前早就被提出過了,我們不是天才,對方也不是白痴,考異的人大多會非常謹慎。

    不否認,就個人認為,陳壽立場也頗明顯,加上他著手之前魏吳兩國早有人寫史,相信許多方面他也是直接取材(當然有篩選過),就個人認為魏書ˋ吳書其實溢美情況不少。

    老話一句,沒證據前先以目前眾家考核過且較具公信力的史料為主(總比沒證據的意淫好吧),但持保留態度,有能力自我加以分析便是。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