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美國時間的10月14日,對我們來說,這是再平常不過的一天;對棒球迷來說,這是多倫多藍鳥繼1993年之後再度打進美聯冠軍賽的日子、是堪薩斯皇家連續兩年闖入ALCS的日子;但是對芝加哥小熊和 Steve Bartman 來說,這天是一個黑暗的日子。

  是的,12年前的今天,正是「Steve Bartman 事件」發生的日子。

2602088.jpg

  2003年的10月14日,那是國聯冠軍賽的第6戰,當時芝加哥小熊已經取得聽牌優勢,只要拿下這場勝利就能繼1945年後重返世界大賽,尋求打破「山羊魔咒」的機會;豈料比賽在第8局小熊仍以3-0領先時產生變數,對手佛羅里達馬林魚的打者 Luis Castillo 打出左外野方向的界外飛球,小熊左外野手 Moises Alou 朝來球的方向追去,但是幾位坐在左外野的觀眾眼見來球可能落在觀眾席,反射動作似的伸手要去接球,其中包括當年26歲、身穿綠色高領毛衣的男子──Steve Bartman。


Cubs fans on Game 6 of 2003 NLCS

  Moises Alou 多年之後依然堅持自己當年是有機會接到這球的,而因為 Bartman 等人的干擾才會導致自己沒能完成那個出局數(儘管中間一度傳出他承認自己無力追那球,希望大家不要在苛責 Bartman 的新聞,但 Alou 很快提出否認,並繼續堅持自己當初在場上氣急敗壞的看法:我有機會接,是你們害我的);而馬林魚當年在隨後的半局一口氣灌進8局大分,不只逆轉了這場由名投 Mark Prior 主投的比賽,最後還在關鍵第七戰再下一城,奪下國聯冠軍進擊世界大賽,最後捧回了該年的冠軍金盃。

  事實上,那場比賽會輸有很多種原因,小熊隊未能澆熄馬林魚隊的反撲氣勢當然是主因,投手 Prior 事後說:「我們其實有很多機會守住領先的,面對 Ivan Rodriguez 時我在球數領先的狀況卻投了一顆好打的曲球......有些事情是會像滾雪球般愈演愈烈,但球員和球團其實都知道,Bartman 並不是我們輸球的主因。」;但是小熊球迷不願就此罷休,努力多年終於有機會一圓的世界大賽夢毀在這個半局讓他們心碎,球迷們不願意去怪罪他們最愛的球員、球團,也不願意稱讚與正視馬林魚隊這支最後冠軍的頑強和實力, Steve Bartman 的出現,正好提供給他們一個絕佳的「代罪羔羊」。

81457376.jpg

  Batman 當年在球場不斷被球迷以髒話、辱罵甚至有些人準備動粗對待,因此必須動用安全人員的護送才能「提前」離開球場,而且他所遭受的網路霸凌超乎想像,在比賽結束後他的個人資料隨即被公佈在大聯盟官網留言板,芝加哥警方立刻在他的住家四周保持戒備,警方一共派出6輛警車保護他,最後甚至逼得當時的伊利諾州州長建議 Bartman 加入「證人保護計畫」,連遠在佛羅里達州的州長 Jeb Bush,都表達願意提供庇護計畫的意願(但佛州畢竟是勝利者球隊的地方,由他們提供戒護這分明是想害 Bartman 被芝加哥人更恨吧 orz)

  事件發生後,Bartman 的生活大亂,他必須搬家、換掉個人電話號碼、隱姓埋名,而 Bartman 的家人也馬上想起知名的經紀人 Frank Murtha,過去他曾處理過一些棘手的運動合約問題,由於 Bartman 和 Murtha 的女兒相識於高中,而且多年後始終保持聯繫,加上 Murtha 深諳此時的 Bartman 亟需「專業」的幫忙,因此同意出馬幫忙處理這件可能名留青史的突發案件。

2582733.jpg

  隨後,Bartman 方發表一份簡短的聲明,這也是12年來 Bartman 最後的公開訊息:「我很難找到幾句話來形容過去這24小時內,我所經歷的事情和那些可怕的感覺,我非常抱歉,當時我所有注意力都放在那顆球上,完全沒注意到 Alou 有可能接到它。」;小熊球迷當時的憤怒情緒完全將 Bartman 滅頂,另一方面馬林魚迷卻好像想要火上加油似的,將一堆的禮物如雪片般狂送給 Bartman ,逼得他除了得面對冰冷、不友善、充滿敵意的芝加哥,還得處理這些禮物的退還事宜(最後這些東西全部被轉送至青少年糖尿病研究基金會)。

  Murtha 詢問 Bartman 希望如何結束這件事情,因為許多主流媒體都發出採訪通知,希望能邀請 Bartman 到節目上聊聊整起事件,伊利諾州的全國體育收藏協會甚至開出25000美金的高價,只為了索取一張 Steve Bartman 的簽名照,但是 Bartman 果斷的告訴 Murtha,他只想要重新回到匿名無人聞問的生活,回到工作崗位上、能夠一個人待著,就像他在球場上掛著耳機那般與世隔絕;因此 Murtha 直到今日依然代替 Bartman 擋掉所有的採訪、公開露面,建立起一堵難以越過的牆,即便是之前《ESPN》為此製作的紀錄片邀請他、超級盃有一個超過六位數的商業報價等等,Bartman 依然不為所動的過著隱居生活,不願露臉。

  在今年芝加哥小熊準備打進外卡驟死賽時,有部分小熊球迷願意「不計前嫌」的發起募款活動,希望能夠募到5000美元,提供給 Bartman 全額的住宿、看球補助,和他一起經歷小熊隊翻身再度打進季後賽的過程,這項名為「Get Bartman to Cubs wildcard game」的活動最終募集了3730美元,16天內有329人捐款,但是最後 Bartman「優雅」的拒絕了這項提議。

  當年那顆造成一切原因的界外飛球,最後被一名在芝加哥執業的律師撿到,並在該年的12月進行拍賣,由 Harry Caray 餐飲集團以11萬美金左右的代價買下,接著於隔年的2月26日由奧斯卡特效獎專家 Michael Lantieri 操刀,把它給「炸」了,以洩芝加哥小熊迷的心頭大恨,可是球是炸飛了,卻沒有人在意 Steve Bartman 最後怎麼了。

3017923.jpg

  事情發生到現在,其實很少有人在乎 Steve Bartman 過著怎樣的生活,人們和媒體不斷不斷在提起小熊時提起「山羊魔咒」、「百年未奪冠」,以及重播 Steve Bartman 在球場內無助、徬徨、孤獨的臉龐,事到如今他也不願意面對人群、接受任何形式的安慰、洗刷冤屈或是說情,他獨自背負著芝加哥所有的恨與歧視,試著要在這座他熟悉的城市繼續存活下來。

  是的,時至今日他也依然生活在芝加哥,並且在一家金融服務諮詢公司上班,作為他的老朋友以及唯一的發言人, Frank Murtha 說:「他非常尊重自己的隱私。」,偶而他還是會和 Bartman 碰面,會聊聊他的工作、閒話家常或是棒球以外的任何事,但 Murtha 就連這些談話細節都拒絕透露,就連 Bartman 之後是否有組成家庭?任何近況都是,當社群軟體上出現一大堆假冒的 Steve Bartman 現身戲弄大眾時,Murtha 也很少會大動作反擊這些事情,似乎 Bartman 這個本尊在2003年事件發生後,就此消失在這個世界上了。

  不論記者怎麼來電,甚至小熊對詢問他是否有興趣為 Wrigley Field 擔任開球嘉賓,Bartman 都不會有回應,或者我們應該準確的說,Murtha 幾乎連問都不會問 Bartman,就直接拒絕了這些看起來「很像能改變他人生」,但其實是「再次於傷口灑鹽」的邀請,Murtha 說:「其實什麼都不曾改變過,Steve 從來不會去想像如果這個世界不這麼恨他的話會如何,他只有一個唯一的願望:『我只希望這件事落幕。』」

2601613.jpg

  Bartman 會後悔當個小熊迷、2003年要去場邊幫心愛的小熊加油嗎?或許 Mortha 的轉述,能夠為 Bartman 贏回小熊迷的尊重:「他現在活得很開心而且健康,而且......」


  「依然是一個小熊迷。



文:泰瑞克斯
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參考文章:Steve Bartman's agent keeps the wolves from the doorToday is the 12-year anniversary of the Steve Bartman incidentCubs Fans Are Raising Money To Send Steve Bartman To A Playoff GameWhat Happened To Steve Bartman And Where Did He Go?

加入粉絲團,每天一起玩:糙米蟲與世界的狂想曲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糙米蟲與世界的狂想曲

泰瑞克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BaseballJack0326
  • 那如果小熊到最後真的如電影講的拿下冠軍,我想Bartman還是會持續他好不容易安定的生活,可能再也不會想到,回到這讓他難堪的箭牌球場
    即使當年將責任全推卸給他的球迷,在那一刻到來之後選擇原諒他並淡忘那件事;
    即使後來球團在奪冠之後,邀請他在明年例行賽其中一場回到這邊開球(或是在NLCS贏下之後)
    話說到底,我覺得其實他還是有那一絲絲想回來的希望,儘管滿腦子想著別再回首那段過往......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