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的里約夏季奧林匹克運動會將在這個週末舉行,這屆奧運賽事的問題滿多的,場館、設施、衛生條件,主辦單位巴西有跟天高般的問題得解決,但時間不等人,各國代表嘴巴上抱怨,實際上還是得硬著頭皮參與4年一度的夏季盛會(雖然我個人對於奧運會最大的疑問是,選在南半球舉辦「夏季奧運會」,但現在明明是他們的冬天啊,這怎麼對.......)。
 
  在眾多「惡補」式的新聞當中,有一位大有來頭(?!)的朋友分享了一則新聞,就像一片雜草當中的紅花,醒目而且讓人難忘,於是再度手癢,覺得應該把這個值得紀錄下來的故事給留下。(本文主要編譯自〈Rio 2016: Indian female wrestling team defies cultural stereotypes to reach Olympics〉報導,也請大家可以參考看看原文報導)

Vinesh-Phogat-AFP-Training-listicle.jpg

  不論最後在奧運賽事當中的勝負成敗,基本上來自印度的女子角力選手 Vinesh Phogat 已經獲得顯著的勝利,特別考量到她來自的是一個世界聞名至今仍擁有相當嚴重性別歧視的保守國度,更屬不易。

  Vinesh 和表妹 Babita、隊友 Sakshi Malik 都來自印度北部的大邦哈里亞納(Haryana),她們也都是獲選參加里約奧運的女性運動員,也同時是在印度傳統保守地區被視作「次等公民」的女性,在一些有嚴重歧視的地區甚至會用「名譽殺人」(honour killings)的名義進行選擇性的人工流產(留男不留女),而且這麼做的人甚至不是少數。

  2016年了,還能聽到這樣的故事讓人駭人聽聞,特別是我們的身邊有許多女性抬頭的案例,譬如台灣剛選出一位女性總統,美國也有一位女性正在競選全世界最有權勢的位置,另外像是德國總理、最新任的東京都知事也都由女性來擔任該位,可是這些世界已經漸漸被視為「見怪不怪」的男女平等案例,並不適用於傳統的印度社會。Vinesh 和 Sakshi 總是在回到家鄉時受到村民們的訕笑,因為當女子角力選手在競賽時總是得穿上像男孩般的短褲,但是家鄉那邊的婦女通常穿著是從頭蓋到腳趾的,在鄉親們眼中,這些女子角力手無疑是怪異而奇特的。

  「人們總是對我們拋來白眼,特別是當我們穿著短褲在練習時,他們會在旁邊說閒話,像是:『這根本不對勁,這是錯誤的。』......」說話的 Vinesh 年僅21歲,事實上她本身出身著名的角力世家,對於從事這項運動並沒有太多的猶豫,可是來自鄉里間異樣的眼光反而形成另一種壓力。

  哈里亞納邦雖然鄰近新德里,可是卻是著名的「男性霸權區」,這個以農業為主的區域幾乎都由男性所組成的村委把持鄉里間的制度,甚至世代相傳阻礙婦女追求進步平等、不畏保守的禁令,除了前面講到的「名譽殺人」式的選擇流產,另外還有包括婚外情、宗教性的不平等懲罰,這是一個極度重視男子、輕忽女子的地區;哈里亞納邦甚至擁有全印度最嚴重偏差的性別比例,平均擁有1000名男性和877名女性,根據印度在2011年最近一次的人口普查顯示,該國平均每1000名男性會有940名女性對比,而哈里亞納邦的數字還低於此,更顯不均。

  在保守的社會當中,備受歧視的人總是更容易孤立無援,Sakshi Malik 的父母在其成長的過程中忍受許多的漫罵,更嚴重的甚至有人警告,認為她們的女兒會染上性病、會成為不受任何丈夫歡迎的女子、孤老一生,Sakshi Malik 後來回憶起說道:「這一點真的傷我很深,我不懂為什麼人們要這麼講,特別是這件事情不是壞事,而且我當時年紀還很小,讓我更懷疑自己的選擇。」現在的 Malik 已經23歲,但是當她開始接觸女子角力的訓練時才只有12歲,於是聽著這些不堪入耳的話語長大。

  可是人們的態度後來卻發生改變。

  當 Babita 的姐姐 Geeta Phogat 在2010年的英聯邦運動會(Commonwealth Games)當中奪得角力金牌,並成為史上第一位能夠參與奧運賽事的印度女子角力運動員後,事情開始不太一樣了;Geeta Phogat 不僅證明印度女子角力能在運動場佔有一席之地,更一舉扭轉世人的部分印象,有部分的功勞可能要歸功於她的父親和叔叔,如前所述,Phogat 家是印度有名的角力家族,她的父親 Mahavir Singh Phogat 不僅是其個人教練,過去也曾是角力手,他和女兒的成功故事在印度甚至有傳記電影《Dangal》可以觀看。

  可是 Mahavir 的訓練是粗暴的,甚至你可以說是有點「不文明」的,女孩們回憶起訓練過程總會想到棍子,因為 Mahavir 對待女生是比男生同行要更嚴厲的,Vinesh 談起這位叔叔時說道:「他從沒有鞭策男生像對待我們這樣,因為他總是說:『這可不是因為妳們天生比他們弱的關係。』」(這段我覺得我翻的不好,原文是 "He didn't thrash the boys as much as he thrashed us because he always said 'it's not as if you are weaker than them',",我覺得應該是要闡述女生不該自我設限覺得自己比男生軟弱);在訓練的同時,Mahavir 同時也必須跟傳統對抗,當別的父母都在物色女婿、希望替女兒嫁個好人家時,他需要做的是讓旗下的女孩兒們在運動賽場上取得成功,證明自己可以做到跟男性一樣的事情,而且還得讓印度傳統到極端的哈里亞納邦敞開心胸,接受她們的成功。

  「這真的不是很容易的一件事,特別是要扭轉哈里亞納邦的文化。」即便已經是在印度有個人傳記電影上映、近乎全國聞名的 Mahavir Singh Phogat,談起哈里亞納邦的歧視還是有些無奈:「有些村民會當面羞辱我,甚至想要跟我斷絕關係,最嚴重的時候甚至連我的父母都會每天批評我。」;「我曾經因為聽了太多的廢話而感到無比憤怒,可是後來我開始忽略這一切批評,因為我知道自己必須證明大家錯了,我知道我必須向人們展示有些事情,即便是女性也能做到。

  而 Geeta Phogat 在運動賽場上的成功幾乎成為拯救一切的開端,她先在2010年的英聯邦運動會摘下金牌,之後 Babita Kumari 也在2012年的世界角力錦標賽中獲得一枚銅牌、並獲得2014年英聯邦運動會的金牌,而 Vinesh Phogat 自己本身也曾是英聯邦運動會的金牌得主,於是一切開始改變,她們這幾位女子角力選手成為哈里亞納邦的名人,Sakshi 說現在出門甚至還會遇上蜂擁而上要求自拍合照的村民,有些人甚至會拿些甜點給她享用。

  Sakshi 說:「這真的太怪異了,人們怎麼會突然就這麼改變,他們現在對我很感興趣而且談論著我們的成就,可以最一開始的時候根本沒有人想支持我們。

  現在的印度女子運動員們加入國家隊後,會在世界各地四處飛行、參與比賽,過著的生活跟傳統印度的婦女已經南轅北轍,像是 Sakshi 和 Vinesh 本人雖然年紀輕輕,卻早已是印度社會的適婚年齡,但她們幾乎沒有「成家立業」的打算,全心投入在體育活動當中、家庭歸屬感並不特別強烈。

  Sakshi 說:「跟我的朋友相比,我的生活是很特別的,她們有些人念完書畢業後就回家幫忙家務,已婚的人則是忙著照顧自己的丈夫和孩子。」而對 Vinesh 來說,在凌亂的宿舍裡抱著自己的玩具熊,然後想著在里約熱內盧希望贏得的金牌,再思考該如何把印度女子角力帶到更高的一個高度,會是她更有興趣的話題,唯一能讓她看起來比較有「少女心」的,可能是在里約奧運開幕式上印度女子選手準備穿上的紗麗,Vinesh 說:「感覺去到開幕式是很讓人興奮的,可以看到我們的旗幟飄揚、而且穿著紗麗在場中央漫步。」她一邊說,一邊熱情的展示她粉紅色的指甲給記者看,記者形容和她寬闊、結實、發達具線條的肌肉形成很棒的對比,Vinesh 最後說道:「我們平常從來沒有穿過紗麗或是其他少女的東西。

  不論成敗、勝負,或許這些你可能不會記住他名字的女子角力選手們,已經是最成功的一群人了。





文:泰瑞克斯
圖片來源:moneycontrol
影片來源:YouTuBe
參考來源:Rio 2016: Indian female wrestling team defies cultural stereotypes to reach Olympics

加入粉絲團,每天一起玩:糙米蟲與世界的狂想曲

 


  
,

泰瑞克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