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本文主要編譯自《New York Times》一文〈This Phoenix Suns Reserve Calls the City’s Police Chief ‘Mom’

  根據多家媒體的消息顯示,鳳凰城太陽已和替補中鋒 Alan Williams 達成合約協議,雙方預計簽下3年1700萬左右的合約,未來繼續保持合作關係。

  Alan Williams 是鳳凰城在地子弟,1993年1月28日出生在此,長於此、家族也生活於此,因此消息曝光後,他也很高興的宣佈:「我留在家鄉了!」

Alan+Williams+Portland+Trail+Blazers+v+Phoenix+LqbGU7C6dUVx.jpg

  之前很早以前就看到《New York Times》寫了一篇有關 Williams 母子的報導,由於 Williams 的媽媽是鳳凰城當地的警察局長,所以這篇文章也算是讓我增加一些,除了被戲稱是「警長媽寶」的故事之外,更多有關 Williams 母子的深入認識。原文的撰寫時間約莫是在去年的年底,就是 Williams 差不多開始進入鳳凰城輪值的時刻(當時 Tyson Chandler 雖然還沒下半季關機,不過由於母喪以及大小傷勢而出賽不太穩定,Alex Len 和 Alan Williams 開始分到不少上場時間,當然,還是以 Len 為主),那時候我就心想,找個機會一直要紀錄下這段故事,沒想到一拖就拖到了現在。

  前幾天當聽到紐約尼克隊可能對 Williams 提出報價的消息後,本來還有點擔心如果他就此離隊,沒紀錄下這段故事似乎有些可惜(拖到人都走了還沒寫,真的糗),就開始偷偷許願:如果 AW 最後順利留在鳳凰城,就來完成這篇文章當作慶祝吧。

  很高興這次終於能夠兌現願望了。

Alan+Williams+Oklahoma+City+Thunder+v+Phoenix+YC9DzdM2PhKx.jpg

  美國在近年再度發生許多有色人種間的衝突,其中黑人和美國警方之間的芥蒂更是突然加深不少,對於立場尷尬的 Williams 家族來說,這個話題總能成為家庭內的小小風暴。

  Alan Williams 是血氣方剛的大孩子,對於包括像美式足球明星、舊金山49人的四分衛 Colin Kaepernick 針對種族歧視、警察暴力的「賽前抗議活動」(拒絕在唱國歌時起立)表示出很多認同態度,而看在母親 Jeri Williams 眼中,此舉簡直大逆不道,她是鳳凰城的警察局長,姑且先不討論她在「公領域」的身份,身為一個母親,她也不喜歡看見孩子有這種家長眼中的「極端反社會」傾向出現。

  因此,在家中的對話時,有關 Kaepernick 的作法究竟是否得宜,成為最尖銳的議題,Alan 認為如果他的朋友、隊友都支持這件事,他當然也有義務投入,但 Jeri 則是提醒他:你得注意自己的行為,因為你的一舉一動都會反映回她的身上,反之亦然。接受採訪時,她說:「我們有點像議題關聯體。」,彼此的行為都會牽動對方的社交圈和工作。

  最後,Williams 決定和隊友站在一起,以憤怒的手勢來強調自己的立場,不過說實話,他以前從來沒有想過自己的職業生涯竟然有可能會跟母親的工作扯上關係,更別提現在這種也許跟國家安全、國家認同有關的大議題,他對《紐約時報》的記者說:「整件事情其實發生的還滿令人瘋狂的。」

  Williams 的母親 Jeri 在兒子終於取得NBA的穩定工作時,正逢職業生涯最多事之秋的時刻,近年警察和群眾的關係並不是那麼和諧,因應新總統(Donald J. Trump)當選後也出現不少示威行動,事實上在這個時代,她本身的存在就是很引人矚目的,首先51歲的她是少見的女性警察局長(史上第一位),再來她還是史上第二位的鳳凰城黑人警察局長,如果說誰是 Williams 家中歷史定位最高的名人,就現在來說,鐵定會是媽媽 Jeri Williams。

00WILLIAMSWEB3-superJumbo.jpg

  1988年當 Jeri Williams 從亞利桑納州立大學畢業後,一開始她最夢寐以求的工作其實是成為泛美航空公司的一名乘務員,可是最後據說連初選都沒通過。「我被告知因為身材太魁梧而不能成為泛美女孩。」Jeri 淡淡地說著,就像是在講著別人的故事,以及那種習以為常、近乎理所當然的理由。「他們說量完我的肘部和手腕大小後,就判定我並不適合在飛機上服務乘客。」

  上天並沒有完全放棄給予 Jeri 機會,她說後來在警察局外面的佈告欄看見徵人廣告,那是距經近30年前的時代,而警察局的工作最讓她動心的賣點,是裡面標榜的「男女同工同酬」,這是一個可以讓你很快忘記在航空公司所受到屈辱的挑選工作理由,當她意識過來時,不但已經贏得這份工作,還做得很好。「很多時候當我回家時還是會有點受寵若驚,很難想像有人願意付錢讓我做這樣的工作,我只需要處理麻煩人物、幫助需要幫助的人,然後把壞人關進監獄裡。」

  不過 Jeri Williams 說得輕鬆,但看在外人眼中可不是如此。

  特別是上文中因為認同問題與她意見相左的大兒子,Williams 家中除了 Alan 之外,爸爸 Cody Williams 之前曾在奧克拉荷馬大學打了兩年籃球,另外 Alan 的弟弟 Cody Jr. 則是跟哥哥一樣,也在美國的加州大學聖巴巴拉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Santa Barbara)就讀,一開始他們都沒有對 Jeri 的工作想太多,直到有一天當 Alan 在家裡看電視,裡面正播著《Cops》的警察執勤實境節目,Jeri 回憶起那天,她一回到家時兒子就淚眼汪汪的看著她,問她是不是在每天都有可能會遇到那些危險。

  於是 Jeri 拉開她的制服襯衫,露出裡面的防彈背心,還鼓勵兒子輕輕的撫摸它,說著:「只要我穿著這件背心,我就是安全的。」;而在《紐約時報》的採訪過程當中,Williams 還直接拉開襯衫的扣子(正如當年那麼做),裡面還是穿著防彈背心,她表示:「我一直都穿著,因為這提醒著我對孩子們是有承諾的。」

00WILLIAMSWEB4-master675.jpg

  在 Jeri 的辦公室內,放著一張黑人女孩拿著美國國旗的照片,這是她最珍視的一幅景色,她說:「我喜歡看著她,因為這會讓我想到:任何事情都是有可能會發生的。」

  Jeri Williams 一直在鳳凰城警局服務,從應徵的20年之後成為首席助理,2011年時還曾被派任至加州的奧克斯納德(Oxnard),主管400人左右的警察局,不過由於那邊的日子畢竟不像鳳凰城這樣寧靜,高壓力、有更多的暴力、刑事和死亡比鄰,現在回憶起來依然讓她餘悸猶存:「那兩年我幾乎沒辦法呼吸,因為我根本不曉得接下來還會發生什麼事情。」Jeri 向來主張執法單位需要向自己的責任和行為負責,可是在那邊她第一次有想要逃避現實的念頭。

  在那個當下,Alan Williams 則是在距離奧克斯納德北方40英里的地方就讀大學(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Santa Barbara),而且成功的發展自己的籃球長才;Jeri Williams 說她當時唯一的希望,就是不要讓自己的工作去影響到兒子的世界,不想在他的籃球路上投下一道黑影,不過這些都看在兒子眼中,Alan Williams 說:「我總是試著讓她知道我跟她同在,但她也明白我該開始展開自己的旅程了。」

  2015年時,Alan Williams 和太陽隊完成簽約,即便他最初在選秀會上未獲青睞,但是他總算是站上NBA的舞台,而且在幾乎不能算是有存在感的10場出賽中,讓當時的代理總教練、現在的太陽總教練 Earl Watson 留下深刻的印象,他一再對外強調,Williams 的價值並不在數據統計上的平均2.9分3.8籃板,而是更多的無形價值。

  「如果你要的話,我可以一直講一直講有關我們是多愛他,有多喜歡他在板凳席的能量。」Watson 總教練說:「雖然他的角色並不固定,可是他不僅是一個好人、更充滿著韌性,同時還在實踐過程中不斷保持能量和親切。」

Alan+Williams+Boston+Celtics+v+Phoenix+Suns+EeDTOuP_4YLx.jpg

  就在去年,Alan Williams 代表太陽隊迎戰奧克拉荷馬雷霆隊的比賽(2016/10/28),那天也是 Jeri Williams 重新回到鳳凰城警察局,宣誓就職警察局長的日子,只是在內部儀式之外,警局外有大約20人左右的小團體在抗議,針對的倒不是 Jeri Williams 本人,而是近年數起的警民衝突,據說單以鳳凰城當地來說,一年內被警察執法處死的人就多達17人。

  兩天後,鳳凰城太陽將在主場迎戰金州勇士隊,而太陽隊也很友善的邀請這位「家長」來主場接受全場觀察的致意,有著幾天前的經歷,Jeri Williams 本來一直覺得場面也許會不太妙,但是她一直告訴自己千萬不要搞砸場面,畢竟這是難得的機會可以讓自己的職業和兒子的專業給連結在一起,這是對 Williams 家非常重要的一刻。「我一直在深呼吸,然後不斷告訴我的大腦:『不要讓他們失望、千萬不要讓他們失望。』」

  Alan Williams 是那天最開心的人,他一直說:「這絕對是我人生中所經歷過最酷的一件事。」

  最後,Jeri Williams 獲得全場17,000名觀眾的起立掌聲,以及她最在乎的:兒子和他的隊員們,跟她一起對國旗和國歌致意。

00WILLIAMSWEB5-superJumbo.jpg

  不過最讓她感到欣慰的,是兒子開始漸漸成為籃球場上的名人,某種程度上,這似乎比她的新工作、新任務更讓人感到振奮,她認為 Alan 的成就是上天賜給她最棒的恩典。

  當《紐約時報》的記者最後告訴她一段小故事時,成為我覺得整篇報導最讓人動容的一幕,就是其實 Alan Williams 從來沒有告訴過父母,但是他這麼多年來,只要在比賽中看見場館內有警察,他都會跑去跟他們握手、致意,並深深感謝他們對於社會治安的維護,而當 Jeri Williams 聽到這段話,想到這些時日來經歷的種種,對記者感性的用顫抖的聲音說著:「這是真的嗎?我要哭了,不要哭、不要哭.......」

※ 註:原文在結尾時特別附註:原始文章完成於2016年11月18日,當時在紐約時報的紙本標題是:〈The Player Who Calls the Police Chief 'Mom'〉(有個球員稱呼警察局長是媽媽),不過在網路上的標題顯然下得更精準一點:〈This Phoenix Suns Reserve Calls the City’s Police Chief ‘Mom’〉(這個鳳凰城太陽成員稱呼市立警察局長為媽媽)。

Alan+Williams+Phoenix+Suns+v+Indiana+Pacers+wjnXY8bcBT4x.jpg

  最後還是小小聊一下 Alan Williams 這筆簽約。

  雖然我們多數人(太陽迷)都非常高興 Williams 能夠留下,特別是在這個大頂薪新世代,他的合約不能說是極度血汗低薪,但也是少見的佛心價碼了(平均年薪不到600萬美金),而且綁約3年也是一筆一舉解決未來幾年的替補長人問題,但可能到極限也就是這樣了。

  太陽應該要認真嚴肅的去思考 Alex Len 的續約問題,以及他(或是不留他就是其他年輕長人)的場上定位問題,Alan Williams 身材厚實,打法有超乎外表展現的那種聰明,可是他畢竟還是有身高劣勢(僅6呎8寸)你要這麼一個矮中鋒去場上直接面對 Karl-Anthony Towns、DeMarcus Cousins 或是 Marc Gasol,那鐵定會把我們續約 Alan Williams 的「超值性」給完全浪費,他就是打替補非常稱職、偶而能頂替上陣的奇兵,但是打上全季先發或是吃到平均25-30分鐘上場時間,在過了蜜月期開始被各隊看破手腳後,很難說他不會變成下一個 Miles Plumlee(但我其實很喜歡 Plumlee 哥)。

  我們當然也可以讓 Tyson Chandler 打上全職先發(如果不續約 Len 的話),然後等待 Dragan Bender 終於獲得中鋒的位置、或是 Marquese Chriss 增重後改變部分打份衝擊內線逐步接班,在此之前就把 Tyson 的最後剩餘價值(?!)給完全搾乾,但一來拳王近年的出勤率大減(一方面有私人因素、另一方面也有傷病問題),再來是雙菜的穩定度還有很長一段路得走,所以這時候你就會覺得,好像應該要再給2013年的第五順位再幾年的機會嘗試。

  不論對 Len 本人或是對太陽隊而言,雙方繼續合作實在是利大於弊,太陽是 Len 最熟悉的球隊、我們有薪資空間(特別是暑假我們幾乎沒有動作)也有位置能給他,即便他不再會是我們的「中興少主」,他也能成為團隊還不差的螺絲釘(但是這次請真的讓他贏得真正的先發位置),而對 Len 本人而言,你要去其他NBA球隊歷練、贏得一份薪水,這些都是個人規劃,可是你去哪裡找一支沒有戰績壓力、放眼在你球技成熟之後的未來,同時還缺少大個子的隊伍呢?看來看去、找來找去,不是太陽隊,可能也就剩下布魯克林籃網了吧?

  我曾經在討論 Alan Williams 和 Alex Len 這兩位「太陽雙A」長人的合約時說道,如果 Len 的價碼超過2000萬、Williams 的價碼超過1500萬,就安心祝福他們贏得好歸宿,贏得身價、並且祝福他們未來一切順利吧。而現在在 Williams 已經簽下、而且是以想像中低廉實惠的價碼再續合作路;退路既然已有,那或許,我們就該認真的和 Len 討論合作事宜了。

  不過對 Len 的期待和對 AW 的歸隊一點也不衝突。

  歡迎回家," Big Sauce "



文:泰瑞克斯
圖片來源:ZIMBIO、New York Times
資料來源:This Phoenix Suns Reserve Calls the City’s Police Chief ‘Mom’

加入粉絲團,每天一起玩:糙米蟲與世界的狂想曲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糙米蟲與世界的狂想曲

泰瑞克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