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圖片和部分內文取材自《The Undefeated》的文章〈Being Muslim in the NBA

  其實原文的文章是去年底在雜誌取材時偶然看見的,很喜歡這個題材,本身對於伊斯蘭教的世界也有點興趣,一直想著要把這件事紀錄在部落格,但就不斷被耽擱著;事情永遠不會有處理完的一天、人也很難真正空閒下來,今早沒有NBA賽事,其實也依然有趕稿壓力,但就突然覺得想寫篇部落格(不然今年都沒產半篇部落格文章了)。
 
  想著想著就覺得,想寫,就寫吧。

USA Today.jpg

  座落在紐約繁華地區的麥迪遜花園廣場(Madison Square Garden)被稱作籃球界的一大聖地,多少英雄豪傑在此揚名立萬。

  而在MSG當中擁有一座隱密、設備完善的私人房間,而且只會在尼克隊的比賽之夜才會開啟,同時它的「房齡」並不長,打從2017年7月名震一時的 Carmelo Anthony 交易案後才落成;裡面擺放的物品很顯眼,包括禱告使用的器具、空間,以及部分足以充飢果腹的清真食品。

  這間房間是 Enes Kanter 所有,他總是滿懷感激之情的進入,而且不斷訴說著尼克隊對於球員信仰的尊重。 Kanter 說:「我每天必須祈禱五次,所以尼克隊分別為我在練習場、MSG都設置了特別房間。」

  「我們必須食用清真食品,所以他們還特別為我量身訂製食物,那對我來說意義很重大,因為.......這並不是一個穆斯林社會的國家,因此當你看見有一支團隊願意為你做出這種尊重時,它帶給我的感覺是:美國人是多麼的願意尊重多元文化。」Kanter 如此說道。

  根據研究,直至2020年為止,美國社會當中約莫將有78.3%的人口比例為基督徒,穆斯林僅有0.9%的比例,不僅是宗教傳統的問題,考量到近十餘年美國社會普遍對於穆斯林、西亞世界有著複雜的情緒,一般深信要讓穆斯林的數量在美國社會有飛躍性的成長,恐怕不易。

  NBA目前在聯盟當中擁有的穆斯林球員在15位以下,除 Kanter 之外,較著名的信仰者還包括丹佛金塊的 Kenneth Faried、明尼蘇達灰狼的中鋒 Gorgui Dieng、邁阿密熱火的後衛 Dion Waiters、波特蘭拓荒者前鋒 Al-Farouq Aminu 和中鋒 Jusuf Nurkic、紐奧良鵜鶘的 Omer Asik、亞特蘭大老鷹的 Dennis Schroder、達拉斯小牛的 Salah Mejri、密爾瓦基公鹿的 Mirza Teletovic 、布魯克林籃網的 Rondae-Hollis Jefferson,以及剛在季後賽跟隨費城76人隊奮戰過的 Ersan Ilyasova 等人。

  而聯盟近代最著名、地位最崇高的穆斯林,要屬 Kareem Abdul-Jabbar、Hakeem Olajuwon 和 Shaquille O'Neal 三位名人堂球星;但要是說起最著名的「穆斯林事件」,可能非1996年當 Mahmoud Abdul-Rauf 效力於丹佛金塊時,因拒絕在賽前播放美國國歌時起立而引發的爭議事件。



  Mahmoud Abdul-Rauf 原名 Chris Jackson,在「拒絕國歌事件」之前,他在1991年改信伊斯蘭教、1993年則改了後來廣為人知的名字,然後在96年發生那起事件;賽後NBA官方火速祭出嚴懲,不只禁賽還被罰款,但他依然選擇「用自己的方式持續抗議」,於是他改為起立而緊閉雙眼,並用手遮住雙眼,在眾人唱美國國歌的時候默念伊斯蘭禱告文。

  當時的 Mahmoud Abdul-Rauf 並非刻意搞特異獨行、想當個社會反動份子,他認為當眾人不尊重他的信仰和想法時,那面美國國旗恰好代表的就是壓迫、專制的象徵,他拒絕向有這種「暴力傾向」的國旗和政府致敬;不過那是1996年、並非2006或是更近於現代的2016年,當時他這種激烈的表達方式不見容於社會大眾,最後輾轉在聯盟流落數隊後,只得在海外尋求打球機會,直至前陣子因為舊金山四九人的年輕四分衛 Colin Kaepernick 因一連串黑人遭殺事件而拒絕起立唱國歌時,才又被許多人提起這段往事。

  事過境遷, Mahmoud Abdul-Rauf 對於這起影響他籃球生涯的重大事件,是如此對名記者 Marc J. Spears 說的:「我是SJSU(聖荷西州立大學)的畢業生,作為活躍於各種社會議題的公民兼運動員是我們的第二天性,我還記得我們的學長、1968年奧運金牌得主 Tommie Smith(當年在墨西哥奧運的頒獎台上別人權徽章、配帶黑手套低頭為黑人發聲的知名運動員)在我大二的講座中,就在告訴我們這種觀念;我認為所有人的評論當中,Pop教練(Gregg Popovich 教練)說的最好:『這個對話必須發生,儘管可能會讓人感覺不舒服,可是當眾人還在沉睡時,Mahmoud 做到了這件事,他的職業生涯因此縮短了,可是每個人都必須在最不舒服的地方盡自己的一份力量,讓群眾理解他們所面對的矛盾和不公平等現象。」

  20年過後,在NBA當中出現很多穆斯林晚輩,但幾乎所有人都知道這起事件。

  Kenneth Faried 說:「人們不尊重他,他因為不想代表國旗而被禁賽罰款,但這件事實際上是違背了我們的宗教信仰;對我來說,在我的宗教當中並不會去讚揚一面旗幟,我們會讚美神、真主,大概就這樣,沒有了,世界上不會有任何事物的存在是比他更高的,所以對我來說,讚美一面旗幟,其實是會讓我皺起眉頭的。」

  Gorgui Dieng 的看法則不太相同:「每個人看待事情的方式不同、做出的行為也不會相同,正因為我們都來自不同的背景、有著不同的個性。但是就我個人而言,我是絕對不可能這麼做的,我同時相信我的信念與信仰,但我也尊重人們對我、或其他人的期望。」

  Hakeem Olajuwon 當時已是NBA名震天下的一代中鋒,同時也一起經歷了那整段故事,事後回顧此事,他說道:「Mahmoud 當時做的事,就跟現在許多表達自己抗議意見的球員一樣,他們都有權發表自己的看法;我看到現在的球員們利用各種平台想要積極的讓美國發生改變,我誠心的希望神能讓一些好的事情(改變)就此發生。」

Hakeem Olajuwon.jpg

  跟 Mahmoud Abdul-Rauf 的爭議相比,Hakeem Olajuwon 被其他穆斯林球員給記住的,是另一種印象;而他幾乎也成為這個世代的穆斯林球員最推崇尊重的那位。

  Mahmoud Abdul-Rauf 記得 Olajuwon 的各種好處,實話說,他是自己短暫的9年NBA生涯當中為數不多、真心敬佩的球員,不只是因為他的名人堂成就。

  「我非常喜歡 Hakeem Olajuwon,他是一個非常好的兄弟,而且我絕對相信他是真誠信奉伊斯蘭教的,他既平易近人又是大慈善家,是一個非常謙虛的真男人,我很享受與他一起度過的時光。」同時 Abdul-Rauf 近一步解釋 Olajuwon 讓人難忘的場外作為,堪為伊斯蘭運動員的表率:「他總是試圖增加阿拉和他的人際關係之間的連結,還會放下他的巨星身份與人們一同祈禱,這一點讓我很自豪,他很真誠的在『做為一個人』,所以我很喜歡他。」

  曾效力過華盛頓巫師、奧克拉荷馬雷霆等隊的 Mustafa Shakur 說:「我最佩服 Olajuwon 的是他能始終保持高水平的比賽,因為我們會碰到齋戒月,那幾個月的表現很難不因此下滑,我在高中賽季時就碰到必須一邊禁食的狀況,因此我很佩服他能自始自終都維持高效率的比賽水準。」

  Olajuwon 自己說,當教練團和隊友發現自己是個穆斯林時,反應並不會讓他感到難受:「我的隊友、教練和管理人員總是表現出對我的信仰有著極大的尊重與關注,我想最大的原因是因為他們發現我因信仰而更成熟、成長更快,伊斯蘭原則就是最正直的生活方式,因此當你在練習或比賽時,這些特色都會忠實的反應在你的角色當中。」

  可是社會中(不論中外)對於穆斯林、伊斯林存在著很多誤解,甚至是敵視,這一點隨著駭人聽聞的「911事件」、一連串的恐怖攻擊以及近年的ISIS集團之後,似乎有不減反增的趨勢,針對這一點,所有穆斯林球員都感同身受。

  Olajuwon 說:「我想說的是,恐懼是來自於你對宗教的無知,不幸的是現在的人們多半將穆斯林、伊斯蘭教和恐怖主義聯繫在一起,很多人並不理解真正的伊斯蘭教,穆斯林、伊斯蘭教曾經對這個世界和文明作出巨大貢獻、有著豐富的歷史,這並不是最近幾年才出現的新宗教或是什麼主義。」

  Dieng 說:「人們對我們的最大誤解,就是穆斯林就一定是恐怖份子,這就是他們現在看到我的方式,但我認為伊斯蘭教並沒有任何的害處。」針對這個現象,Dieng 剛進聯盟時甚至刻意隱藏自己的宗教意向,保持著低調的生活方式,直到有一次在場上碰到同為內線球員的 Kenneth Faried,後者對他說:「嘿,我是穆斯林」,Dieng 說自己當時很震驚,因為他從 Faried 身上看不出穆斯林的特徵。「當時我們在空檔時間聊了一些籃球或其他東西,他就突然說:『我是穆斯林,而且我很喜歡』,我的反應就像是:『蛤?什麼?你說什麼?』」

  Faried 認為所有宗教都會有所謂的激進份子,你很有可能同時相信神、同時卻又擁有不同的人格,就像前面 Dieng 所言的,每個人來自不同的背景、即便有相同的宗教選擇,也有可能做出全然不同的事情。Faried 因此說:「激進的人如果相信真主,那他當然也是穆斯林,可是每個宗教都有這種問題,我們也會看見激進的基督徒,有些人甚至既是基督徒又是3K黨,然後我們也會看見有些激進的穆斯林用阿拉的名義摧毀建築物、發動恐怖攻擊。」

  「宗教的每個方面都有可能把你推向極端,但你若是謹記謙卑,感激人們、感謝每一天,你還是可以表現出自己『嘿,我並不參與那種激進事物,我只是祈禱並且相信真主的道路。』」Faried 如此說著。

gettyimages-666652338.jpg

  但是即便是相對開放的現代,你還是很難避免碰上旁人的眼光、甚至仇恨,穆斯林球員感受尤深。

  Abdul-Rauf 就說:「這當然都會碰到,但不是所有都會是公開的,特別是當我們在NBA這個層級的比賽,但我認為這件事是有一點微妙的,你也有可能因為變成了公眾人物、更多人會跑來指責你。」

  Faried 很坦承的說,教練、隊友和球團從來沒有這種跡象,但是面對社會大眾,他確實感受到那層壓力:「當每當我開始齋戒月,或是再次表明我是穆斯林時,人們就會開始湧入來指責你的宗教,對你說:『什麼?你竟然支持阿拉?』、『哇,你看起來就像恐怖份子』、『你為什麼不相信上帝?』.......但當然,偶而還是會碰到一些好人的鼓勵。」

  Gorgui Dieng 有一段在灰狼隊的小故事可以和大家分享,那是有一段時間之前的故事。

  「我們當時在亞利桑納州完成一次訓練,每個人結束後就去沖澡,休息室只剩下我跟『Ticket』(Kevin Garnett 的綽號),我趁著空檔時想要祈禱,當時他正在聽自己的音樂,而當他意識到我正在祈禱時,他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把音樂給關上,他習慣在洗澡時聽音樂、直到我的祈禱完成之後他才再把音量打開。」KG 隨後跟 Dieng 道歉,Dieng 對那一幕很難忘:「他對我說:『G,抱歉,我很尊重這一點,對不起。』,我當時連忙說:『不、不,音樂並不會影響到我的』,但他很堅持表達自己對於宗教的尊重,其實這件事對我來說意義重大,聯盟當中有些人就是會尊重你的宗教。」

  被祖國土耳其拒絕、甚至形同失去家鄉的 Kanter 面對「在美國的穆斯林」狀況,認為這種情況還算可以接受,他說:「NBA就像是一個家庭,人們都會尊重我的信仰和他人的信仰,這是一個具包容性的聯盟,你可以盡情的做你自己,多數我碰到的人,對待我都像對待其他人一樣、並無二異。」

  1997年進入聯盟的 Tariq Abdul-Wahad 到現在都還記得當年因為還未發生恐怖攻擊,「穆斯林」的身份反而沒有那麼敏感,他說:「那時候伊斯蘭教還沒變成現在被大家廣為誤解的事物,在美國更常被看作一件黑色的事物、而不是來自阿拉伯世界的壞東西,所以教練和球團多半都很歡迎,當時在隊上時,Doc Rivers 是負責在賽前領導基督徒禱告的人,而我則是穆斯林的領導,NBA當時對我們還滿支持的。」

  但即便是現在,Faried 認為狀況也不如外界所想的那般艱難,NBA內部從上到下對於不同的宗教、文化擁有巨大的包容力,他說:「這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現在不比以前、是那種因為你是穆斯林,所以加入聯盟就會被看不起或不尊重,不論你是什麼宗教信仰都沒關係......對我而言,那些都不重要,你能不能把球打好,這才是他們最關心的。」

  跟歧視比起來,真正對穆斯林球員最大的挑戰,應該是所謂的伊斯蘭齋戒月,特別是對於體力需要大量消耗的球員而言,沒能補充足夠的營養、還要應付高強度的肌肉對抗,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Faried 的運氣不知該算好還是不好,因為患有哮喘,所以他無法配合禁食:「所以我必須找到更好的回饋方式,對我而言,基本上這是自我從聖殿中放逐,我只能試著找出方法和社區回饋,在禁食期間幫助更多的無家可歸者。」;伊斯蘭的齋戒月是一種透過犧牲的精神去把資源給予「更需要的人」,因此若是能緊扣著這種精神,大體上還是有完成禁食的目的。

  Kanter 說自己對於齋戒一事還算能習慣:「我打球的時候盡量要保持敏捷,因此禁食對我來說只是確保我在同一時間用最健康的生活方式過活。」,但是跟禁食相比,每天都要祈禱就比較困難了,因為NBA的賽程緊密,中間還會有訓練、會議、旅行、跟隊友一起看影片討論,所以需要抽出時間禱告,對 Kanter 來說是更大的挑戰。

  Olajuwon 說:「齋戒期間是一大挑戰,尤其是比賽期間常會碰到祈禱時間,當時你可能正需要練習或是前往下一座城市,但伊斯蘭教的美妙之處在於讓你有足夠的能力解決現況、應對這些挑戰,這並不意味著讓人難以接受。如果我們需要旅行,你可以結合或縮短你的午禱和晚導,然後騰出足夠的時間完成你的禱告義務,至於禁食則是精神上的思維方式,他可以讓你學會耐力與耐心,說實話我總在齋月期間感覺自己更強壯、更有活力。」

  幾乎所有穆斯林球員都同意,信仰,讓他們的比賽更強大。

gettyimages-584180414.jpg

  Dieng 說:「伊斯蘭教教會了我生活,我能得到今天的位置是因為我嚴守紀律、還有我的信仰,我相信真神以及穆罕默德,我也相信可蘭經,並遵循所有我所讀過的內容,這也就是為何我不喝酒、不參加派對,因為我只想成為最好的一名追隨者。」

  而一向以良好的社會形象為人所知的 Faried 也如此認為,他認為自己一切的公益動力都是源自信仰:「基本上它給我力量繼續保持想幫助人的心,想為回饋、並幫助我的家人、我所在的社區,我的生活正是通過給予而滿足、不僅僅是接受、或是嘗試.......我們沒有聖誕節那種關於禮物、給予和接受的節日,我們擁有的是開齋節,講述的精神是犧牲、放棄,就像我們會一整天都不吃東西,為什麼?因為我們正放棄食物、給予更需要它的人。」

  Kanter 認為伊斯蘭教可以幫助他避開不良的習慣和行為,更專注於成為一個好人,通過社會服務來爭取更好的生活,把人與人之間更緊密結合,至於 Hakeem Olajuwon 則說:「成為穆斯林,會讓帶給你更有結構和規律的生活,調節你的行為,伊斯蘭教可以為你解決生活上面臨的每個情況。」

  對於這個世界、信仰,以及聯盟當中的種種故事,Kanter 如此說著:「你必須為別人而活,因為我們都是神所創造的,尊重每一個人,尊重他人。」


  這篇文章所紀錄的,不是想要傳教伊斯蘭教、或是為它們翻案(因為也沒什麼好翻的,多數的問題都是建立在誤解之上),或許就是發現其實社會中是默默存在許多不一樣故事的人事物,而在這個多元的社會當中,學會包容、尊重是重要的,而在這些言談紀錄當中的片段,可以看見很多球員私底下的面貌、散發出的光輝,以及許多不為人知的地方當中,有在球場之外、數據之外的美好,能夠透過三言兩語而被體現出來。

  或許這就是我們會如此深愛這些運動賽事、小故事的主因吧。
  
  尊重每一個人,每個人都有屬於他自己的故事,等你去挖掘。


文:泰瑞克斯
圖片來源:The Undefeated
影片來源:Youtube
參考資料:〈Being Muslim in the NBA

加入粉絲團,每天一起玩:糙米蟲與世界的狂想曲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泰瑞克斯 的頭像
泰瑞克斯

糙米蟲與世界的狂想曲

泰瑞克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