適逢2018年的世界大賽由波士頓紅襪和洛杉磯道奇兩支分屬不同聯盟的傳統豪門球隊一決勝負,許多新聞媒體都整理出不少史上曾「橫跨紅藍兩軍都效力過」的選手們,另外有的則是與紅藍兩方都曾有過因緣的選手們,這兩支球隊歷史久、陣中曾出過的名將如雲,在球迷圈的知名度也高,自然討論度也相形之下更為熱烈。

  不過在所有被提及的歷史名將當中,曾在1988年世界大賽中被道奇名將 Kirk Gibson 以「跛腳」之姿敲出再見全壘打的 Dennis Eckersley,是讓我印象中最深刻的一位。

Dennis+Eckersley.jpg

  這段故事來自名記者 Peter Gammons 的紀錄,他是名人堂棒球專欄作家,長年為《波士頓環球報》撰寫棒球報導(生於波士頓、自1969年起在《波士頓環球報》執筆至1986年,1988-2009年則在《ESPN》),也是包括《SI》、《The Sporting News》等知名棒球媒體的專欄作家,更是獲頒美國棒球作家協會「JG Taylor Spink」獎的傑出人士。

  而有關 Dennis Eckersley 的這段小故事,是高齡73歲的 Peter Gammons,自己在2017年時所言:「不管去到哪邊,這是一個他唯一會拿出來『形容什麼叫隊友』的故事」。

  故事來自於1978年。

Dennis-Eck-bw.jpg

  1978年的9月初,在《Sports Illustrated》的封面上有一則故事名為「芬威大屠殺」(The Fenway Massacre),故事的主角是當年23歲的 Dennis Eckersley,當年3月紅襪隊在一筆涉及6人的交易案當中,從克里夫蘭印地安人將其交易至隊上。 Eckersley 當年的成績是20勝8負、ERA 2.99,是還未轉任終結者的12個生涯賽季中,唯一獲得20勝的賽季。

  在9月9號的比賽當天,紅襪對上同區的紐約洋基,而洋基隊已經先行贏得系列賽的前兩戰,並且在季末急起直追、步步進逼紅襪的領先王座,賽前雙方的勝差已經從季中最大的10場縮小為2場,前兩戰洋基隊打擊大爆發、分別以15-3、13-2贏得勝利,若再丟掉這場由 Eckersley 所主投的比賽,雙方將讓勝差縮小到一場的距離,系列賽的最終戰即有可能被超前王座,這還是一場在芬威球場所舉行的比賽,紅襪有輸不得的壓力。

  Dennis Eckersley 的對手是鼎鼎大名的洋基巨投,該年最後摘下23W-3L驚人成績的 Ron Guidry。

  比賽前4局雙方以0-0保持僵局,直到洋基的 Lou Piniella(就是那個總教練)打出右外野方向的飛球,只要穩穩抓下這顆飛球就能獲得該局的第三個出局數,結果紅襪隊頂替原本右外野手 Dwight Evans(因腦震盪退場)的 Jim Rice,以及替補上陣的二壘手 Frank Duffy,還有包括 Fred Lynn、Rick Burleson 等人竟讓球落在三不管地帶形成德州安打,在處理的過程中,右外野的 Rice 不斷呼喊隊友,使得 Duffy 判斷應由他來接球,豈料最後似乎因為風向轉變,球的落點反而落在 Duffy 的身後,造成洋基攻下重要的分數。

  這個致命的失誤成為洋基打開破口的開端,洋基隊的 Bucky Dent 接著擊出打在綠色怪物上、帶有兩分打點的安打,最後當 Dennis Eckersley 灰頭土臉的在這個半局退場休息時,已經丟掉了7分,7-0也成為這場比賽的最終比分。

Dennis+Eckersley+Milwaukee+Brewers+v+St+Louis+R6d26amukUBx.jpg

  這是經典的「基襪之戰」,而且雙方正值爭奪季後賽席次的重要時刻,紐約和波士頓的媒體傾巢而出,賽後更是針對4局上半的大亂流有著激烈的提問和討論,當比賽結束後,氣氛低迷的紅襪休息室湧入許多媒體記者,他們團團包圍著二壘手 Frank Duffy,一名31歲、第一年來到紅襪、已有8年大聯盟資歷,而且最後知道這是他生涯倒數第二個球季的傢伙,記者們試圖讓他說點什麼,解釋為何他會發生那個讓紅襪隊兵敗如山倒的失誤。

  這時,23歲的 Dennis Eckersley 走進房裡,見到這個狀況後,突然用宏亮而且蓋過所有媒體提問的聲音大喊著:「離他遠點,跟我說話。他沒有保送人上壘、他也沒有連續對 Bucky Dent 投出兩個好打的滑球,輸球是我造成的,你們全部給我過來我的置物櫃,過來問我問題!」

  雖然事隔多年,但70多歲的 Peter Gammons 從來沒有忘記那一幕,據他所言,Duffy 也從來沒有忘記這件事,Eckersley 在那一瞬間完美的詮釋:「什麼叫作隊友。」

Dennis+Eckersley+National+Baseball+Hall+Fame+odyZaHlqHygx.jpg

  對於綽號「ECK」的 Dennis Eckersley 而言,在球場上有任何狀況都不該找個替罪羔羊來卸責,1978年的重要基襪之戰是如此,1988年被 Kirk Gibson 打出全壘打後也是如此,1992年ALCS在G4被一票多倫多藍鳥的打者打倒時也是如此,他永遠不會覺得「這是別人的錯」,相反的他會認為自己如果多出一點力,也許事情的狀況就會不太一樣了。

  前陣子,目前效力波士頓紅襪的 David Price 曾經因為現已轉任球評的 Dennis Eckersley 在媒體上對於紅襪隊有些批評,兩人間發生了不愉快,甚至有當面擦槍走火的事件發生,當時《波士頓環球報》的記者 Dan Shaughnessy 寫下一段報導,當中提及多倫多藍鳥的球探 Jim Beattie(同時也是前巴爾的摩金鶯、蒙特婁博覽會的教練、更是1978年面對 Eckersley 的洋基其中一名隊員)對 Eckersley 的印象,他說:「如果我是名球員而且受到 Dennis Eckersley 的批評,說實話我會回到酒店然後照照鏡子。」

  Eckersley 向來以直率、真誠而敢言聞名,而這位前賽揚獎、MVP、名人堂等級的大投手,不只留給我們精彩的生涯和比賽片段。


  他也留給我們一個很棒的故事。
 
  一個有關成為隊友具有何種意義,的故事。



文:泰瑞克斯
圖片來源:ZIMBIO、GammonsDaily.com
參考資料:〈Peter Gammons: Dennis Eckersley and what it is to be a teammate

加入粉絲團,每天一起玩:糙米蟲與世界的狂想曲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泰瑞克斯 的頭像
泰瑞克斯

糙米蟲與世界的狂想曲

泰瑞克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